恶魔【旬鹭】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已知

我爱的少年们都要好好的

一个假的虐文短篇po主

日常找绑画和后期√

称呼随意,老旬,旬旬都可以

QQ:1846844216

《孤独症患者》chapter.6

-


“啧,几天不见啊鹿晗身边就多了个人。”小巷里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被鹿晗听了个真切。这些话听惯了,他反应不大。


“这次不会又是什么男朋友吧?”


“不然那男的难倒是知道鹿晗不喜欢女的去变性了吗哈哈哈哈。”女声尖锐而讽刺,扎的鹿晗耳膜有些痛,他揉了揉,佯装听不见的样子拉着吴世勋走的快了点。


吴世勋看了那女的几眼,那女人瞪着他,用贬低的语气讽刺道:“切,这年头被说说都要瞪人了,真没素质。”


鹿晗好不容易忍下这句话之后爆发的想法,握紧吴世勋的手刚想继续走,就被吴世勋活生生挣脱了。


他直直走到女人面前,反手给了一个巴掌。


吴世勋虽然得病了,但是他不允许鹿晗被伤害。


女人一脸不可置信的回头看他,长长的指甲即将就要划上吴世勋的面颊,鹿晗心下一惊,但吴世勋很快惊声尖叫起来。


吴世勋抱住头蹲下,手脚发颤,从胸腔传出的尖叫声闷闷的,他慌乱的到处望,一声叫的比一声大。就像被坏人抓去贩卖的小孩,害怕彷徨的找不到家人。


鹿晗也愣住了,好半天才手足无措的上去搂住他,“世勋,世勋听话,鹿鹿在这儿呢,没事儿了,别叫了啊。”


这句话被鹿晗重复了四五遍,吴世勋才渐渐冷静下来,大喘着气,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一样。看上去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女人显然被吓坏了,勉强回过神,逞强道:“哈,我就说嘛,在鹿晗身边的哪有几个正常的,这个男人估计也是个疯子。”


鹿晗手一怔,没去够吴世勋的手,却整了整衣服站起身,把那个女人逼到死角,揪住她的头发。虽然女人嘴上咄咄逼人,但鹿晗毕竟是个男人,力气大的很,还是打从心底有些害怕的。


“你...你想干嘛?我告诉你男人打女人是不道德的。”女人大声道。


鹿晗咬着下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你他妈有胆就再给老子说一遍。”


女人眼神四处乱瞟了几下,示意周围的男人抓住鹿晗。鹿晗努力想要挣脱,最后一拳打在身边人的肚子上,声音大的几乎整条巷子都听得见。


“我说你他妈再说一次!我鹿晗这辈子第一次打女人就落你这儿了我告诉你!”


女人有些慌乱但是发出几声不屑似的鼻音,“打女人的男人果然都没出息。”


鹿晗冷笑一声,发狠的挣脱周围的束缚,冲上去先是给了女人一拳,打在肚子上,女人也尖叫起来,捂着肚子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接着鹿晗扯过女人的包往身后的臭水沟一丢,再扇了她一个巴掌,扫了扫衣服上的灰,满意的走了几步。


突然后背一阵剧痛,骨头与骨头相撞,鹿晗眉头一皱一声闷哼就这么不经意流露。


蜂拥而来的是猛烈的击打,那是几个男人的力量,还有女人得意的笑声。


鹿晗咬破了嘴角,眼底一片冰冷,由着他们打。


奶奶告诉自己,男子汉大丈夫,做坏事肯定有报应的,必须要承担。


对了,奶奶。


鹿晗恍惚间想起。该挑个时间回去看奶奶了。


痛感的突然消失算是给了鹿晗一个清醒剂,猛的转头发现吴世勋抱着头,挡住他,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吴世勋被打的有些不稳,踉跄几步抓住鹿晗的手。


鹿晗眼眶里的温热被硬生生憋回去,用低哑的嗓音道:“够了,我会赔。”说着他拉过吴世勋,顺了顺他的头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走,世勋,带你离开这儿。”


【TBC】


《孤独症患者》chapter.5

△我个人觉得最怪异的一章,内心是崩溃的


-

-


于是大早上张艺兴和吴亦凡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鹿晗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许久不见的真正笑容挂在脸上,那个男人身上到处是伤,却能看出来是个很温柔的人。


他们猜到那应该就是吴世勋了。


“老大爷,太阳晒屁股了,起床。”张艺兴走过去拍了拍鹿晗。


“你走开。”鹿晗罕见的有了起床气。吴世勋倒是先睁开了眼,第一眼看见了吴亦凡和张艺兴,先是警戒,紧接着发现鹿晗和他们关系好像还不错,才慢慢放松下来,用以前的方式叫醒鹿晗。


他拍了三下鹿晗的肩头。


“世勋啊......”鹿晗抬起头在他脸上轻轻吻,一个翻身坐起来,抻着懒腰,“早啊,你们怎么在这里?”鹿晗茫然的看着吴亦凡。


吴亦凡耸耸肩,“本来呢是打算再拉你出去玩的,不过看这情况,应该也不用了吧?”


“好啊你,他回来你也不说一声。”张艺兴愤愤道。鹿晗抱歉的笑了笑,推搡着张艺兴,“哎呀,下次补偿你可以了吧。”


张艺兴忽的严肃起来,拉着鹿晗小声问:“你确定你想好了要复合啊?不是他甩的你吗?还有......”张艺兴诡异的看了吴世勋一眼,“我怎么觉得他精神有点问题。”


“确实,我也感觉。”鹿晗点点头,“像傻子和疯子的结合体,不过这个我知道是什么病,我家亲戚就有一个这样的。”


“什么?”这个时候吴亦凡也凑过来,就剩吴世勋自己和自己玩。


“孤独症,和自闭症有点像,但是孤独症只对特定的人发作。得了这个病的人会恢复小孩子智商,甚至大多数只会说那么一百多个字。平时只会咿咿呀呀。”鹿晗煞有其事的说。


张艺兴和吴亦凡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那没办法治好吗?”


鹿晗有点纠结,“目前......是没有。”他看了眼吴世勋,揉了揉太阳穴,“所以我也很头疼啊。”


“啧,你别不说,你还真悲剧。”吴亦凡认真道。鹿晗反应了两秒,要不是张艺兴拦着他可能一个巴掌扇过去了。


“不过我觉得世勋应该不是故意离开我的。”


张艺兴鄙夷的看着他,“这个可不好说,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


“张艺兴你终于有点自知之明了。”


-


鹿晗做了一桌子菜,细心的喂吴世勋,自己的饭一口没动。虽然吴亦凡和张艺兴也是一对情侣,但还是不免感到有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咳咳,你这答应重新开始是不是太快了。”吴亦凡放下筷子。


鹿晗一脸无辜的眨眨眼,“我觉得不会啊,而且他也没重新追我,只是我单方面答应的。不过可能也是我从来没想过不原谅他吧。”


准确来说,是的。鹿晗完全没有放下过吴世勋,不论从身体还是心里。他的每一次抚摸和触碰,他一声声喊自己的名字,哪一点鹿晗都没有忘却过。


张艺兴嚼着菜并不想说话,也暗暗吐槽了一番,顺带还感叹了鹿晗做菜手艺真是太好了。


吴世勋笑的和个孩子没两样,被鹿晗照顾心里更是开了花,阴沉沉的眸子看见鹿晗那一刻重新亮起来。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吴亦凡问道。


“什么怎么办,就在一起呗,大不了我照顾就是了。”鹿晗无所谓的回答,“过几天我想带他回我家一趟。”


“让你爸妈见?那你还不如不回去。”张艺兴感叹着,一边继续往嘴里扒饭。


鹿晗看着吴世勋沉默许久,好半天做了决定。


“如果我爸妈不同意,我就断绝关系了。”


【TBC】


《孤独症患者》chapter.4

-


鹿晗生日那一天,吴世勋让鹿糜哄骗着把鹿晗带了出去,自己在家布置,做糖葫芦。


其实吴世勋是不会做饭的,但是鹿晗会。鹿晗从来不让他下厨,就是怕他炸了厨房。


可这次吴世勋做的意外的好。


鹿晗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闻见一阵甜味儿,寻着味道找过去,吴世勋正穿着他买的那件围裙,给糖葫芦摆盘。


“我的天。”鹿晗一路小跑过去,“你都干了什么?这是你做的?”


吴世勋捏着他的脸,呲牙说道:“对啊我做的,你不是喜欢吃吗?”


说着吴世勋拉过鹿晗去了沙发,递了串糖葫芦过去,看着鹿晗像小松鼠一样咬了一小口,眼睛瞬间亮起来,发狠的点头。


“好吃好吃!世勋你这么厉害吗,连糖葫芦都会。”鹿晗捧着糖葫芦大口吃起来,时不时喂吴世勋一个。


“哪那么厉害啊,都是为你学的。”


-


鹿晗有些困了,眼睛渐渐闭起来,均匀了呼吸,那段时间真的很美好,现在回忆起来才会这么心酸。


灯也没关,鹿晗也没盖被子,就这么将就着睡了一会儿,就有人敲门。


敲门的频率很快,就像是敲门的人身后跟着杀人犯一样。鹿晗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开了门,精神却清醒过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冲击,那张脸虽然到处是伤口,却依然让鹿晗熟悉的心痛。


“啊呜......人......有...呜......”那个人这么胡言乱语着,样子看上去很慌张,脸也红着,衣服只是一件单衬衫,脏的不成样子,还破了几个口子,整个人看上去极其狼狈。


纵使鹿晗再不情愿见到他,也不能放任他这样不管,何况他现在这个样子很奇怪,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


鹿晗把他拉进来,给他披上衣服,手一探,那滚烫的温度让他吓了一跳。


“吴世勋你怎么了?”鹿晗有些无措的问道。让他坐在沙发上,自己去给他端了杯水,顺带拿了退烧药。


吴世勋歪着头没说话,傻傻的笑着,看上去像个傻子,也像个疯子。


可是吴世勋明显还记得他,明显还记得一切关于鹿晗的记忆。


他基本说不出话,咿咿呀呀像婴儿说话,看上去也确实像个孩子一样,挺幼稚的模样。


喂了药鹿晗一刻也没有停下,给他换了衣服,擦拭身子,给伤口上药,弄完这些都已经凌晨五点将近天亮了。


累也累个半死,倒在他旁边,看着吴世勋睡着的样子,突如其来涌上一股心安,但是又有一股异样说不出。


吴世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为什么要回来?吴世勋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这一年他去了哪里?他过的还好吗?


鹿晗还有很多很多想问的,全被一股脑吞肚子里了。


接下来他也睡不着,看了看自己再次加重的黑眼圈,干脆自暴自弃的盯着吴世勋睡觉。


这人的睡颜还是那么好,依然没有变。


鹿晗脑子里一片混乱,昏昏沉沉的,那些记忆复苏起来,走马灯一样切换播放着。


原本忍得好好的泪,慢慢的溢出,顺着脸颊滑落在床单上,细碎的呜咽被鹿晗悉数憋住,房间一片白蒙蒙,只有鹿晗的肩膀悄悄抖动着。


但是现在的吴世勋比以往敏感多了,感觉不对劲后慢慢睁开浑浊的双眼,僵硬的活动了身体,转头就看见鹿晗不断落下的泪,和看见自己醒了时那股震惊慌乱。


鹿晗摆着手,把头埋在被子里。吴世勋看了几秒,脸上漾开一片软软的笑容。他伸出双手,像小孩子一样,声音也软软的。


“鹿......鹿鹿......抱。”


有什么东西破碎掉了,是那颗好不容易粘好的心脏吗?


鹿晗向往着吴世勋温暖的怀抱,停止了抽噎,迷惘的渐渐伸出手。


这次他也会离开吗?


鹿晗思考着,一步迈开,跌入吴世勋的怀里。


可是泪却流的更汹涌了。吴世勋虽然变成了傻乎乎的,疯子一样的存在,但是他结实温暖的臂弯永远是留给鹿晗的。


鹿晗把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笑容渐渐浮现。


他没变,吴世勋还在身边。


【TBC】


《季老师的隐藏技能》

△其实季老师超会撩人的【什么】

△但是老高脸红莫名可爱

△ooc算我

-

高瀚宇,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出了名的爱作死,上到辣椒酱下到牙膏什么都干过,光是自家经纪人的衬衫就被他剪烂过好多件。

那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带出来的艺人哭着也要带下去。

不过好就好在,自从季肖冰出现之后,高瀚宇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他家季大爷身上去了。又因为心疼所以恶作剧总是不过分。

谢天谢地,感谢季肖冰。

“大爷,又在养生了?”高瀚宇笑眯眯的把头凑过去,迎面而来一股枸杞的气息。季肖冰抿了口水,点点头把杯子递过去。

“喝吗?”

高瀚宇边摆手边坐到季肖冰身边,“不了不了,我可不养生,我还年轻呢。”

所以你这话就是说季肖冰老了呗。

一旁的经纪人整理着桌子想道,嘴角抽搐着忍不住想狠狠吐槽一番。

“你最近接戏吗?”

“不知道,应该不接了吧,最近我好像休息放假什么的。”高瀚宇玩着手指回答道。

我倒是想给你接戏啊,是谁整天在我身边嚷嚷要和你家大爷去玩儿的?

经纪人的脸色更黑了几分。

季肖冰笑了笑,放下杯子,“那咱们出去玩儿啊?”

高瀚宇露出得逞的笑容,把人往怀里重重一带,“当然没问题!去哪儿都行!”

“咳,松开。”季肖冰感到一阵反胃感,兴许是刚刚高瀚宇的力道太大了,推了两下直起身子,顺带整了整衣服。

“瀚宇又开始作死了?”季肖冰的经纪人悄咪咪的凑过来,吓了高瀚宇的经纪人一大跳。

“对,我看是的,用那么大力。”他平复了几秒心情肯定道。

“啧啧,一天不作死浑身难受没跑了。”

说着他继续整理服装去了,只剩高瀚宇的经纪人苦着脸跟在俩人身后。

“你说大爷,这些年我对你的恶作剧也不少吧?”高瀚宇贼兮兮的问道。

季肖冰无奈的点着头,任由高瀚宇搂着自己。

“那你怎么不还手啊。”

高瀚宇好奇这个原因很久了,一直以来,他的恶作剧无论是小是大季肖冰都只会笑笑不说话,揉乱他的头发后摸摸去收拾。

季肖冰愣了几秒,把头凑到高瀚宇耳边,“想知道?”

就看见高瀚宇和大型犬没什么区别的把手放在胸前挂着,拼命点头。

“那你猜恋爱和结婚有什么区别?”

高瀚宇一脸茫然的啊了几声,“有什么区别......一个没领证一个领了证?”

季肖冰含着笑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

季肖冰看着他的眼睛,额头抵额头。

“一个是白羽瞳和展耀,一个是我和你。”

罢了便自顾自的走了,独留高瀚宇在后面,耳尖红透,脸也慢慢红润起来,用手捂着脸,从手指间隙去看季肖冰。

季肖冰好心情的勾起嘴角,高瀚宇的步子从身后传来。

“诶等等!你还是没告诉我为什么你不还手啊!”

这该死的破坏气氛的一句话。

季肖冰闭上眼想道。把高瀚宇扯过来狠狠的吻住他的唇。

“因为我爱你啊傻子。”

【end】

《孤独症患者》chapter.3

chapter.3

-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了,不知道逛哪儿了能逛那么久。鹿晗洗了个澡,没有吹头发,直着身子往床上一倒,发出一声哀嚎。


“哎呦喂小爷的腰。”鹿晗调整了下姿势,一脸享受,“舒坦!”


喊完这一声,空气突然寂静下来,偌大的房子里没有半点声响,就和没有人味儿一样。


鹿晗环顾了一圈,抱着膝盖靠在床上,垂着眼睛,声音轻轻。


“吴世勋,我想你了。”



“说!你们背着我商量什么呢!”鹿晗插着腰站在吴世勋和鹿糜身后,笑意浓浓。


鹿糜盯了鹿晗几秒,一个箭步窜到吴世勋身后,笑嘻嘻的:“哥,这不关我的是,是哥夫让我和他一起想的。”


“哥夫是什么奇怪的称呼......”吴世勋无语的瞥了她一眼,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转眼间把鹿晗拉进怀里。鹿晗扭了扭,把头一转,“不行,我生气了。”


吴世勋好笑的看着鹿晗,“怎么就生气了呢?因为我和糜糜讨论不叫你啊?那这事儿哪能和你讲呢?”


“怎么就不能和我讲了?你是不是要出轨?”鹿晗警戒的看着他。


吴世勋笑出声,拍了下他的头,“你才要出轨呢,你老公我是这样的人吗?”


鹿晗认真的点点头,“是,还有谁是我老公。”


“我呀。”吴世勋笑眯眯的回道。


鹿晗红着耳尖,低着头不敢看他,“耍......耍流氓是不好的。”


鹿糜一脸黑线的叫道:“当众秀恩爱也是不好的,还是在单身狗面前。哥你是不是针对我。”


鹿晗勾起嘴角,“对啊,针对你。那还不快走?”


鹿糜被鹿晗逗的笑了几声,边说着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边快步撤开。她出去后明显听见了房间里的翻云覆雨,一刹那居然有偷看的想法。后来想了想如果被鹿晗发现了,他肯定要打自己,才好不容易克制住了自己。


她刚刚是在和吴世勋商讨两天后鹿晗的生日该怎么过,吴世勋告诉她鹿晗喜欢回忆童年。鹿糜也就纳闷儿了,这个人比自己还了解鹿晗是什么情况?她都不知道鹿晗喜欢回忆。


“所以我哥小时候喜欢啥来着......完了完了这么多年了我都忘完了。”鹿糜急着急着就撞到脑门儿,吴世勋哭笑不得的帮她揉,鹿糜看着吴世勋的眼睛,没由来的突然说出口。


“我哥以后一定是一个很幸福的人。”


“我哥以前一直都不开心,直到遇见你之后笑容多了好多。”吴世勋看鹿糜要继续说下去,就坐下来静静听,“我哥其实挺不坚强的,有时候经常一个人哭,因为爸妈的原因,他从小就对我百般照顾,我从来没受过伤,唯一一次指甲批了,我哥差点自责到要自杀。”


“我那时吓坏了,求了他好久他才慢慢冷静下来,其实我觉得他精神有点问题,一直没问而已。”


“所以啊,我不知道他积了多少福气和你在一起了,你可要好好爱我哥啊。”


“反正......彼此当一个支柱也是好的嘛,对吧!”鹿糜虽是笑着,吴世勋却明显能感受到她的悲伤。


他默默的挪过去,“那你以后怎么办?”


“顺其自然吧,我又不是什么矫情的女孩子。”鹿糜叹了口气,紧接着是鹿晗推门的声音。



“那生日到底干什么啊啊啊啊!烦死了。”隔天鹿糜揉着乱七八糟的头发,在房间里大声喊道。吴世勋坐在一旁沉思,“嗯......他不是喜欢甜食吗?”


“对诶!”鹿糜一拍手,“那就冰糖葫芦吧?我和我哥小时候总是两个人吃一根的!”


吴世勋沉静了,没有说话,直直看着鹿糜,盯得她背后发冷,“不是吧,你连我的醋都要吃啊?”


“我还没和他吃过同一根......”吴世勋委屈巴巴的说。


鹿糜无奈道:“那就这次吧,正好。”


【TBC】


《自恋果然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是一篇莫名其妙的产出呢


△有bug见谅鸭


“哥们儿喝冷饮去啊。”林涛把毛巾一把甩在肩上,在同桌面前打了个响指。


男生摇摇头,翻着书本,“下节课物理,上课喝东西会被批死,何况我不想下节课开始了还上厕所。”


林涛啧一声,不满道:“怕啥啊,灭绝师太又看不到最后一排。”


“可是秦明看得见啊。”男生无语的看向他,“你是不会被记名字,但是我会啊,一百个蹲起好玩儿啊?”


林涛没再说话,摆摆手自己走了。秦明是班上众多纪律委员中最严的一个,也是最不爱笑最不平易近人的一个。只要秦明发现一点风吹草动,他都能给你揪出来。


说来也奇怪,平时就看见他除了看书就是记名字,没有一丝娱乐活动,厕所也几乎不去,体育成绩却好的很。


林涛一边想着一边从小卖部冰柜里掏出杯饮料,盯了老半天又拿了杯咖啡。


咖啡的话秦明应该爱喝吧......


林涛心虚的喃喃自语。


他正边喝饮料边慢悠悠往回走着,上课铃声很不适宜的响了起来。林涛没顾着被呛到或者撒一身的风险,撒开腿就跑。


开玩笑,灭绝师太的威力大家都是体会过的。


“干什么去了。”


果然还是晚了一步。


林涛费力的大喘着气,一手扶着门框,表情很是狰狞。物理老师推了推眼镜,拿着戒尺冷冷的问道。


“不用说了,直接跑圈吧,去,五圈。”物理老师看林涛想开口解释,一眼瞥见口袋里的饮料,手一指继续上课。


门被坐在前排的同学毫不留情的关上。


“卧#槽,这小兔崽子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林涛在门外气急败坏的做着动作,张牙舞爪的样子透过窗户让全班哄堂大笑起来。还有几个夸张的直接笑岔气。


林涛气呼呼的一叉腰转身离开,就听见物理老师的呼唤。


“什么情况。”林涛挠挠头,不解的喃喃,“灭绝师太今天大发慈悲了?”


“林涛。”


“诶,到!”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林涛站直了身子。


“你这饮料买给谁的?”


林涛愣愣的回:“我就不能是给自己买的吗......”


“你那性子早在路上喝完了,何况班上人都知道你不喝咖啡,就连我都听见过好多回了。”物理老师振振有词的搬出证据。林涛看了看兜里的咖啡,有些丧气的把它拿出来。


“我可以不说吗?”林涛忽闪着眼睛看着老师。


“你可以选择跑二十圈。”


“我给秦明买的。”林涛果断的把咖啡往讲台上一拍,大声道。


命重要命重要,面子是什么我不要了。


林涛额边冒出些些冷汗,而被点到的主人公正呆呆的抬着头,整个人都僵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佯装淡定的埋下头看书,却被红透的耳尖出卖。


班上八卦的声音此起彼伏,起哄声越来越大了。


物理老师今天也不知怎么,竟然发出细微的笑声,把咖啡放到秦明桌上,对林涛道:“行了,回去听课,下次不能迟到了。”


“好好好。”林涛慌忙答应,心中还是周转着疑问。就听见后面和秦明隔了一臂距离的两个女孩暗自讨论着。


“你说林涛和秦明不会是一对儿吧?咖啡什么的也太暖了吧。”


“要是我有个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而且老秦还不记他名字,我的天,幸福死了。”


那可不。林涛哼哼的笑着,我家老秦最好了。


等等,什么时候成我家的了。


林涛突然怔住,挠着下巴沉思。


而且秦明为什么不记自己名字呢?


“林秦嗑定了。”


“神仙爱情没跑了。”


那两个女孩还继续讨论着,几乎讲了一节课,林涛听的仔仔细细,越听越觉得奇怪。


“行了,今天就这样,下课。”


林涛一个激灵,听见同学们的欢呼声,他显然知道这是最后一节课了。穿越人群林涛坐在秦明前面的凳子上,“老秦。”


“嗯?”秦明没有抬头,自顾自的收拾东西。


“你说你咋不记我名字呢?”林涛大大咧咧的把腿往凳子上一搭。


秦明顿了几秒,“因为我......”


“停!”林涛突兀捂住他的嘴,脸上表情洋洋得意,“我知道为什么了,就是因为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海枯石烂对吧,我知道我帅,真的。”


秦明眨巴两下眼,掰开他的手,拿出小本本。


“林涛,自恋,调戏纪律委员,扣两分。”


【end】


《孤独症患者》chapter.2

chapter.2


“你要不要买个帽子?你不是说要买来着吗?”张艺兴举起一个红色帽子问道。鹿晗沉下脸,愤愤道:“张艺兴你丫是不是想害我,我一大老爷们儿戴红色帽子?你咋不给我挑一个绿色的?”


张艺兴笑了笑,放回去的时候一双蹄子伸向他的腰。


“啊!吴亦凡!”张艺兴躲开,笑着埋怨。


吴亦凡吐着舌头,任他追。


鹿晗静了几秒,温柔的笑着去挑帽子。许久不见的暖阳洋洒在他侧脸,柔和的弧度让两人看着都有些发愣。


其实鹿晗买帽子的原因不简单,他在冬末的时候和几个大排档的客户打了一架,那人的酒瓶直直砸向他脑袋,血止不住的流了满手。可鹿晗偏偏要和他打个你死我活才肯去医院,结果就是要缝七八针,还剃掉了一些头发。


鹿晗当时可委屈了,一点都不想被弄掉头发,可是他也知道这次是自己不好,张艺兴的脸色都黑的看不下去了。


现在头发还没长好,一有人仔细看就能看见光秃秃的一片头顶。所以鹿晗念叨了半个月要买帽子。


鹿晗翻了翻,好不容易找到一顶白色绒毛帽,拿出来试了试,也挺合适的。他正要转身去问吴亦凡他们,可想了想又翻起吊牌。


标价上明晃晃的标着52元。


嘁,一顶帽子这么贵。


鹿晗撇撇嘴,把帽子放回去,理了理头发,转头时换上了明朗的笑容,“走吧!不买了。”


吴亦凡怔怔的问道,“干嘛突然不买了?看你不是挺喜欢的吗?”


鹿晗耸耸肩,没说话,径直走了出去。



现在的鹿晗过的还不错,准确来说,现在没了吴世勋的鹿晗过的还不错。


他花了一年的时间想要去忘掉这个名字和这个人的一切,把所有有关的全都丢弃了,喝了一整天,第二天起来头痛欲裂,他差点以为自己脑袋要炸了。


确实是吴世勋甩的他,可是他现在想想,觉得那个时候自己的反应实在是太矫情的。


————当然,也包括现在泪流不止的自己。


以前鹿晗很看不起那些失恋了喊着要自杀的人,他认为就失个恋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可经历过后他彻底体会了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好像是......如果自己没了吴世勋,整个世界都会停止运转,就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鹿晗之前交过女朋友,三个。


第一个女朋友是一个前台小姐,做事麻利,但是贤惠。分手的原因是因为她劈腿了。


第二个女朋友是酒吧老板,妖娆美丽,可是鹿晗觉得没有家的感觉,她只会让他觉得恶心。


第三个,挺清新的,就是闹脾气太勤,鹿晗完全受不了这种人。


再后来,就是吴世勋了。


那三个女朋友,自己分手时完全没伤心的感觉,而吴世勋不同。他的细心,他的爱护,每一分每一秒鹿晗都想装进时间囊里,收藏着宝贝着。


吴世勋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知道他的怪癖,知道他害怕别人议论,所以在他们被别人说是怪物的时候,吴世勋佯装淡定的捂住他耳朵,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鹿晗其实听见了,但看着吴世勋这般模样,原本紧张和恐惧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噗呲一声笑了。


但鹿晗和吴亦凡讲这些的时候,是哭着的。


【TBC】


《孤独症患者》chapter.1

新年快乐宝贝们!2019的大家也要更努力鸭!


-

△ 在这个险恶又水深的世界里,总会有一束温煦的阳光洒落你的身上。


而这束阳光,被鹿晗称之为吴世勋。




chapter.1


春天好像真的是万物复苏的季节,至少颓废了一整个冬天的鹿晗重新活蹦乱跳起来,拉着吴亦凡和张艺兴一起去蹦迪,吃吃喝喝,玩是没玩儿够,钱倒是花了不少。


张艺兴不止一次的和吴亦凡吐槽鹿晗花钱大手大脚,也不知道节省。


“那怎么了,小爷高兴就行。”鹿晗的回答是这样的,洋洋洒洒往兜里塞了几个一百钞票,就搂着他的肩继续往外走。


张艺兴无奈的和吴亦凡对视一眼,也就随了这个大少爷。


鹿晗指着一串糖葫芦,喜出望外的拉了拉张艺兴,“蛋蛋你看!糖葫芦!”


说起来,从初中结束开始,鹿晗就再也没见过买糖葫芦的,特别卖主还是个老奶奶那种。


要说起鹿晗,近一年来别人对他的印象都是不好的,张牙舞爪,不近人情,乱冤枉人。几乎什么不好的词都能往他身上套,可唯独尊老爱幼不是。


鹿晗脾气再暴躁,在面对老人和孩子的时候都能收放自如,永远是一副温和的模样。


“......就算你很久没见到也不需要叫我外号吧?鹿萌萌?”张艺兴邪恶的笑了笑,不怀好意的反调侃道。


不出意外的鹿晗炸毛了,叨叨嚷嚷的揉乱了他的头发,自顾自的走到老奶奶旁边,用温润的声音笑道:“奶奶,糖葫芦多少钱一个啊?”为了照顾听力不好的老人,还特地加大了音量。


奶奶笑了笑,拿下一串糖葫芦,显然很喜欢这个懂礼貌的孩子,口齿不清的回答:“五块一串。”


“那好,我买三串。”鹿晗也回笑,掏出二十块钱塞在老奶奶手里,拔腿就跑。只听见老奶奶在后面终于反应过来的呼唤,和在那之后感激的谢谢。


鹿晗跑到两人面前,得意洋洋,“怎么样,我厉害吧,又帮助了奶奶。”


吴亦凡一言不发的转头看着张艺兴,明显不想开口。


张艺兴无奈的叹了口气,接过一串糖葫芦,“好是好,可是你买三串,我们也吃不完啊,何况我和亦凡都不爱吃。”


鹿晗瞪着眼,一把抢回来宝贝一样捂在怀里,“谁说我要给你们吃了,我自己吃不行啊!”


张艺兴也瞪着眼,“你一个人吃三串啊?”


“很多吗?我觉得还好啊。”鹿晗嘀嘀咕咕几句,拆开糖葫芦自顾自的向前走去,留下张艺兴和吴亦凡在身后相视无语。


鹿晗变成这样神经兮兮的样子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在刚过去的冬天里,常常背着自己约出吴亦凡,刚开始张艺兴还以为他们背叛自己在一起了,事实证明他确实想太多了。


在偶然的一次推开门,看见的只是鹿晗哭的彻底,用嘶哑的嗓子吼着,手死死揪着吴亦凡的衣襟,把头低下去,不住的发抖,嘴里还念叨着我好想他。


张艺兴第一次看见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在吴亦凡匆忙的眼神示意下,悄悄的退了出去,关上门都还没缓过来。


刚刚那个人不是鹿晗。


张艺兴缓缓吐出一口气。


刚刚那个人绝对不是那个坚强的鹿晗,鹿晗可是从来不落泪的。


可是真的有这样的人吗?


张艺兴低着头思考,脚步也迈的小了些。他坐到沙发上,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里面的哭声渐渐低下去,到完全消失后吴亦凡紧张的退出来,长舒一口气结束。


吴亦凡的胸口那片衣服已经全湿了,张艺兴有些复杂的把他扯过来,“鹿晗怎么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之前他偷偷叫你出来也是为这些事吗?”


吴亦凡还有些疲惫,听见张艺兴的回答只是微微一笑把他扣在怀里扣紧,吻了吻他耳尖,声音突然的温柔。


他说,艺兴,还好你还在。


这时张艺兴仿佛突然开窍似的,一刹那间全明白了,这个多年的挚友原来不是刀枪不入,原来这么脆弱的一面从来不希望他看见。


那之前呢?


张艺兴想到,之前没有吴亦凡的时候,鹿晗都是怎么度过这些委屈的时光的。


是一个人默默的在房间里砸碎的玻璃杯,往手上狠命划出口子,还是在没有一个人的角落拼命的哭。


“亦凡,他怎么了?”


吴亦凡不打算做过多解释,淡淡给了一句。


“他想吴世勋了。”


【TBC】


《有一个温柔的爱人是什么样的感觉?》【知乎体】

△温柔糖


△何老师太好了!【另:我的《1+1=0》突然出镜】


△有私设


-


答主:撒贝宁


谢邀。


请问为什么不叫何炅何老师而叫何先生啊?


因为先生这个词一听就很温柔啊。


曾经有人这么问过我,我也是如实回答了。提前说一点的事,因为大家都明了我们的关系,我也就不多做伪装了。


何先生确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会温柔的对待一切,哪怕世界再不公平。相信你们都知道娱乐圈被黑粉骂是常有的,我就算了,可是我一直想不到何炅为什么会被骂?


是他不够优秀还是不够温柔?


后来我终于明白,是他太优秀,才会有那些所谓的杠精黑粉骂。那我应该开心才是,我的爱人如此优秀,可他是我的。


记得很早之前,我和他告白的时候,还穿着明侦节目组给我的衣服,拿着小白他们给我的捧花,搞得求婚一样。


何炅看见之后笑喷了,一边掉下巴一边往我身上倒,拍着我的背,气都喘不过来一样。


“哎呦喂,撒老师你这什么奇葩造型。”何炅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还笑眯着眼看着我。


他这个时候还在我怀里,我无奈的把花扔到沙发上,心里默念小白我对不起你,一边毫不犹豫的吻上去。


他怔住了,休息室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因为他没有推拒或迎,而是乖乖的被吻着。


直到我再次睁开眼,看见的还是他愣住的表情。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带着笑意问道。


何炅的手轻轻碰了碰唇,“没......你干嘛啊?”


这个白痴,都这地步为什么还没猜出来,说好的情商很高呢?未必是恋爱白痴?


“吻你啊。”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啊何先生。”


告白就是这么草草结束了,直到几个月后我才明白何炅并不是恋爱白痴,他装傻充愣的样子只是为了引导我亲自说出我爱他这句话。


所以我爱的这个人是个撩人王者......


对了,有一件你们不知道的事情,那次是最惊险的一次,就是嫉妒何先生优秀的其中一位,给了何炅一个面包,然后上面是放了502胶水的,何炅拿到时就发现了,不过一直笑着回到休息室,才皱起眉。


因为502胶水是会发热的,烫的很,他手后来都红了。


“痛死了......”他嘟着嘴闷闷不乐,低头摆弄还粘在手上已经干了的胶水。


我揉着他的头发,细细的帮他整理着。


“好累啊撒撒。”他把头靠在我腹部,抬眼看着我,那眸子里洒满了细碎的星子。


我才愣住了,他是这样坚强却脆弱的一个人。


何先生是生来就自带阳光的啊,连我都无法触及。


后来很久很久过去,我们依旧重复着有事没事聚聚约会,时不时送点小惊喜的生活。他生日那一天我将偶然看见的撒德巴和何猜想的故事念给他,又补充了我自己的想法。


“撒德巴和何猜想的结果可能是等于零,可


撒贝宁和何炅的结果永远都是等于二。”


我搂着他,轻轻吻着,“成双成对才是双北。”


所以,我想说的,有个温柔的爱人是件很幸福很棒的事。


就好比现在。


现在一切刚刚好。


我打着这段字。


软硬适中的米饭。


足以照明的台灯。


不远不近的何先生。


我爱你,听见了吗。


【end】


下面是《1+1=0》的地址


《1+1=0》双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