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旬鹭】

脾气超好,随意勾搭
-
虐文短篇po主,真爱发刀,另外时不时发糖√


本人EXO -L,护九维三,不撕谢谢。
-



三次主嗑EXO的cp,除去EXO的,就是林秦,鼠猫。





二次主嗑快新,茂智,森宗。




主写:勋鹿,林秦,美宣【目前为止】

是的!我就是嫌自己不够忙!【其实一点空都没有】

占tag致歉

上了100你们厉害

我服【哭哭哭】

【要是选cp请看tag】

明天晚上十点截止

【林秦/同人】《眉眼如初》

莫名其妙产出的十五天系列(7/15),不定期更新

-
会有个姊妹篇《岁月如故》【是平淡的刀『不算是刀』】

温馨向√

同人向√

-

-

我站在无人的街道,看着隔了一条马路的你,微微一笑。

你咧开嘴,对我微笑。

“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

“怎么样?”秦明喝了口咖啡笑道。

林涛咽下口中的饭,也冲着他勾了勾嘴角,“什么怎么样?”

“别闹。”秦明没了从前的沉默寡言,而是调侃着,“过的怎么样?”

“也就那样,你不在我干嘛去。”林涛无奈的耸了耸肩。

秦明也不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眼神深邃。林涛的胡子被剃了一点,头发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看着秦明的时候,眼神里还是如同当初一般化不开的温柔。

“行了,快吃吧。”林涛指了指一桌子的菜,还热气腾腾的冒着雾气,说着些什么可笑的话,“不然等会儿凉了。”

明明才上菜好吗。

秦明暗自腹诽。

“诶。”秦明把筷子轻轻放下,正视着林涛,“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对面筷子落地的声音。

林涛慌张的捡起筷子,和服务员又要来了一双,看着秦明的眼神大部分是惊慌失措,他完全不敢相信这话会从秦明口中说出来。

“什...什么......”林涛不可置信的拍了拍脑袋,秦明失笑,又重复了一次,林涛这次的反应更大了。

“我!”他像是个三岁孩子长不大一样的开心,眼里盛了三春暖阳,闪闪发亮。

像含了蜜糖一样的甜腻感充斥了他的整个口腔,甚至下一口的苦瓜都是甜的。

秦明表白简直是千年难遇的事情,而且还是这么放松的情况下说出来的。

“我我我......”林涛慌张的说不出话来,结巴了好久,还是秦明先解的围。

“你什么你,答不答应啊。”他往嘴里塞了一口菜,含糊不清的说道。

林涛这下更是愣住了,“你不是...经常说食不言寝不语吗......”

秦明很快就恢复了高冷的模样,咳了咳装模作样的板起脸,“我没有。”

“你就有!”林涛完全意识不到现在这幅场景很像小孩儿闹脾气。

秦明终是憋不住笑容的弯起了眉眼,温柔的目光扫过林涛浑身上下,最终定格在眼眸交汇处。

“因为你啊。”秦明用温和的声音缓缓道,像在诉说一个古老温柔的故事,“因为你很喜欢和我聊天,我就改了。”

“唔,很早以前。”秦明又仔细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林涛嘴中的菜还没咽下去,米粒也还粘在嘴边,他真的很想就这样吻上去,狠狠的夺取他的气息,可是他知道这样会被骂。

“行,我答应。”他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现在轮到秦明愣了。好像自从和林涛在一起之后,两人的反应力都下降的特别快。

“噗。”他笑出声,“好啊,那吃完饭我们去约会吧。”

“老秦你今天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林涛一拍桌子站起来,拍了几张一百在桌上拉着秦明径直走去外面,冒着大太阳,用手放在额头上不讲究的说道。

秦明还站在阴处,听见好久没听见的称呼身子停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原状,淡定自若的走过去拉着他的手,十指相扣,掌心的温度很快传递过去。

秦明以前是不怎么懂这些小细节的。

林涛眯着眼看向秦明,轻轻在脸颊上落下一吻,向前跑去。

秦明知道他要去哪里。

龙番市警局。

-

“哟小黑,好久不见啊,谭局怎么样?”林涛打着哈哈问道,小黑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利索,半天林涛才得到谭局已经退休了的消息。小黑和他谈了将近五分钟,这期间秦明一直耐心的站在旁边等待,没有一星半点的不愉快。

好久不见了啊。

阳光洒满警局,其他人还在不断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变得多愁善感了呢。

秦明仰着头这样想道。

-

“林涛!”刚和一群人叙旧结束,这亢奋的叫法不是李大宝还能有谁。

但是很明显可以听出这声音结束时的尴尬。

李大宝往秦明那儿撇了两眼,“老秦你也在啊......”

她暗自纠结着皱眉,咬唇,甚至拿手指头掰着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指着他们大喊,“不对啊!你们已经分手快五年了!为什么还同时存在!”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中间有一个不能活?”林涛好笑的问道。

他今天穿了个白衬衫,是审讯时最常见的白衬衫。

秦明看着那一点污渍皱起了眉。

李大宝慌乱的摇了摇头,顺带着摆了摆手,一副还不上钱想要求宽限的样子,“不是不是,我是说你们不应该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啊,不尴尬吗?”

“额...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沉默片刻后李大宝后知后觉的捂起嘴,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的秦明发笑。

可是身为领导,很轻易的就收起了脸,看着两人,这是熟悉的楼梯口。

秦明叹了口气。

“李大宝,你的结案报告写完了吗?”

他带着笑意问,两人默契的也笑了,李大宝甚至夸张的流了泪,“好好好我马上去。”

林涛好不容易缓过来,肚子还痛着,眼角不知道是感伤还是笑的,几滴泪湿润了眼角,他扶着秦明的肩膀,再然后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他在秦明耳边吐气,轻轻含住他的耳垂。秦明一震,许久不见的快感直冲大脑。

“别。”他紧了紧握着林涛的手,转过身与他对视,拥吻。

林涛很难想象,秦明原来那么冷淡的人,现在愿意陪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

两人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缓缓的厮磨着,彼此交换心意,听见了多年没再听见的秦明的轻喘,突如其来的怀念冲刷了大脑的全部意识,他更加深入了这个吻。

秦明顺从的搂着他,闭上眼享受这五年来重逢的第一个吻。

林涛。

他在心里念着他的名字,颤抖着睁开眼看着林涛,一如既往温和的脸。

一阵哨声飞快而过。

“林队你悠着点,这还是在工作时间。”小黑无语的看了看表,挥着手中的文件夹。

“有案子了,走吗?”

林涛的瞳孔微微放大,和秦明相视一眼,十分默契的漾起笑容。

“请多关照?”

“嗯,请多关照。”

-

愿我再见你时眉眼如初,笑容依旧。

愿你再见我时不失风度,温柔已久。

【end】

悄咪咪的PS:其实这篇写的贼差......

《归然》

莫名其妙产出的十五天系列(6/15),不定期更新

-
钝刀√

半同人向√

-

他回来了,然后呢?

-

他死了。

-

“Quinn先生,我并不认为我有臆想症。”秦明的面前摆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可却无心去管的很认真的同他道。

Quinn先生是龙番市出了名的精神诊断专家,他正用手背抵着额头,眼镜下滑到鼻尖,抬眼看着秦明。

他熄灭了手中的烟,不做声的推了推眼镜,“秦明,你觉得你现在还是你吗?”他飘忽的声音清晰的传达到他耳中,秦明一愣,垂下了眸子。

“你觉得,你这种说话状态,还是真正的秦明吗?”Quinn先生边看着诊断报告边询问着,半天没听见秦明的答复才抬起头看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自己看看。”

他把纸质报告推去秦明面前,秦明悄悄的把纸往自己这儿挪了一点,以为不会被发现,但Quinn先生的观察力可超乎他的想象。

秦明看了眼报告,在扫过几行字之后瞳孔顷刻放大,身子也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

Quinn先生颇有胜算的笑了笑,用修长的手指敲了两下桌面,“你念出来吧,还是要我来?”

秦明愣着不动也不说话,直勾勾的盯着Quinn先生,按理来说这灼热的目光足以让人毛骨悚然,然而Quinn先生只是丝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拿起报告大声念了出来。

“秦明,法医,诊断结果为臆想症,幻想人物一共两个,他们的名字分别叫李大宝,和......”

Quinn先生意味深长的拖长了声音,“你的爱人,林涛。”

-

“老秦,吃小龙虾我不管我要吃小龙虾!”李大宝拎着一堆尸块儿朝着秦明的方向大喊,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倒是把自己吓了一跳。

秦明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李大宝,又看了看她手上的尸块儿,“我觉得你还是和你的尸块儿一起度过今晚比较好。”

“秦明!你有没有人性啊!骆沙那么变态的凶手都是我找着的!不给我吃小龙虾你好意思吗!啊!”

秦明看着泼妇一样形象的大宝皱起了眉,嫌弃的退了两步,把手放在耳边,“什么?我听不见?”

“秦明!”李大宝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

秦明装作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林涛找我是吧,行行行我知道了,你赶快工作去。”

秦明偷笑着转了弯,看着一个黑影,还没来得及分辨是谁就被撞到,痛感清晰的传递到大脑,下意识的倒吸冷气。

“嘶!”他疑惑的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并不陌生的脸。

骆沙,那个精神病杀人犯。

骆沙是七起杀人案的凶手,七个人全都是精神病,况且都是斯文的男性。

秦明一阵恶寒,看着骆沙盯着自己沉思,一动不动。

骆沙睁大了眼睛,双手举在胸前,和袋鼠的爪子一样放着,仿佛真把自己当袋鼠的样子,半年前自己发疯把腹部划了一刀,医生问的时候,骆沙说自己是只袋鼠,这是育儿袋。

从那时起,他就有了精神病患者这个称号。

忽的不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吼叫声,隐隐约约还能听见林涛的声音。

李大宝也走到自己身边,小心翼翼的和骆沙对峙着。

骆沙冲秦明笑了笑,露出整齐的牙齿,飞快的从旁边跑走。

“老秦,没事儿吧?”林涛喘着粗气在他面前停下,秦明帮他顺了顺气,“没事,骆沙跑出来了?”

“还是...你们放出来的?”

林涛无语的叹了口气,缓了半天气才答,“当然是跑出来了啊,我们是不会放任一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出去乱跑的。”

“也是。”秦明点了点头喃喃道。林涛失笑的看着他,揉了揉秦明的头,手却被一把拍掉,只能吃痛的甩了甩手,“不是老秦你这是被装傻了还是怎么了?”

“啧,别乱说话。”李大宝笑着反驳,全然没安好心,“他不是一直这样吗!”

说着故作沉重拍了拍秦明的背,“你说是吧老秦。”

“哈哈哈哈你有可能被打啊宝哥,说不定老秦会解剖你。”

“诶!别啊!带我一起走啊!我还没吃小龙虾呢!”

-

“怎么样,有什么记忆吗?”Quinn先生勾起嘲讽的嘴角,“秦明先生。”

秦明用迷茫的双眼盯了他许久,像疯子一样开始呢喃自语起来,双手死命捂着耳朵,头一下一下撞击着桌面,额头因为剧烈的撞击而有了红痕。

“你在说什么?”Quinn先生皱起眉来,凑过去竖起耳朵仔细听,想要汲取到什么有用信息。

然则实际上只听见了断断续续的几个词。

“污水。”

“......凌驾。”

“破铜烂铁。”

-

什么意思呢?

Quinn先生在笔记本上写下这几个词,叼着笔琢磨起来。

他看了眼冷静下来的秦明,再度问道,“有什么记忆吗?”

这次秦明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而是很平淡的看着Quinn先生,动了动干涩才唇。

-

“我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声音。”

“像是有人在我耳边呢喃。”

“那个声音一直告诉我。”

“就快结束了。”

-

“快结束什么?”秦明茫然的问。Quinn先生见状收起了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认真的对他道,“秦明,你该住院接受治疗了。”

-

“林......林涛?”秦明半跪在地板上,脸上沾染了血迹,顺带染了头发,他的手颤抖着伸出,向林涛的方向迈了几步,大脑不清醒的程度差点让他晕倒。

“是你吗?”他不敢再过去,那人躺在一篇血迹当中,毫无生气。

“李大宝?”他慌张的挪开眼神,更大声的喊着,四周空无一人。

“林涛。”秦明跌跌撞撞的连滚带爬的过去,膝盖上已是一片青紫。

“林涛。”

-

总有这么一个不被世界温柔对待的人,终有一天一遍又一遍喊着爱人的名字,等待着恐怖的死亡。

-

“我...答应。”秦明低着头思索了很久,终于用嘶哑的声音回答。

Quinn先生欣喜的点了点头,招呼着护士要把他带去病房。

“但是。”秦明忽然站定了脚步,“在那之前,能让我和你说段话吗?”

“当然可以。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吓死我了。”Quinn先生松了一口气,放松的道。秦明用从未有过的神秘眼神看着他,笑着开了口。

-

于是Quinn先生终于明白了那几个词的意思。

-

于是他终于听清了秦明的些些呢喃。

-

-

“我是一条河流

流淌着人们不愿意看见的污水。

我被人们唾弃

在永不见亮光的黑洞里堕落。

你的所有凌驾于我的一切之上

你开心我才得以永生。

人们把不用的废物

破铜烂铁全部丢弃于我身上

和身旁

我最终还是保护好了你。

不过以后再也见不到光明。”

【end】

《守护》

短刀√

非同人√

-

在你的梦里,我像一个骑士。

带着满脸倦容,守护你。

-

我是一个没有实力的骑士,说是骑士,但也不算。

我只不过是一个平民,也拥有着被人们夸大的爱情。只是在黑暗中默默看着他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像一个精疲力尽的骑士。

说着挺可笑的。

我爱着一个男人,他有个温婉的名字。

“鹿晗。”我常在他熟睡时这么轻声唤他,用手指轻轻的点了点他的唇角。

这时的寂静莫名其妙的给了我心酸和满足感,是那种下一秒眼泪就会夺眶而出的感觉。这也是在工作时我想放弃时,我的一个小确幸。

他脾气不太好,但这并不是什么事儿,惯着呗。

“干嘛?”在深思时,突然从他躺着的方向传来回话,我怔了一下,还迷糊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慵懒。

不经意的,失笑着将他搂进怀里。我吻了吻他的发旋。

“唔,别闹,明天我还有课。”

他是个大学老师,但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没时间待在家里。

所以一天有十几个小时都见不到他,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自己和自己玩儿。

上次吵架,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他说我小孩子气,还砸碎了我最爱的杯子。

那是他送给我的,上面有一对鹿角。

“几点回来?”我在他耳旁问道,他睡意朦胧的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十一点左右,要陪他们吃个饭应酬一下。”

“推不了?”我蹙着眉问,他摇了摇头,又要睡去。

我也就不再多问,等着他呼吸平稳下来了,才放开手继续小心翼翼的看着。

又是这样,每次的回答都一样。

他以为他伪装的天衣无缝,但以为终究还是以为。

破洞了,裂缝了。

和这曾也坚不可摧的情感一样。

-

“唔嗯......”他被另一个男的禁锢双手按在墙上,和他吻着,脸上没有半点不情愿。我听见了他这两年来从未发出过的妖媚。

他的下身被那个男人摩挲着,软声喊他的名字。

他叫焰。

我冷眼看着,奇怪的是我的心中毫无波澜。

为什么呢?

我用刀划过手臂,看着不断涌出的鲜血舔了舔唇。

不痛。

为什么呢?

-

我要守护他一辈子。

听着房里两人欢爱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勾起嘴角苦笑。

为什么呢?

我看着我房间里熊熊燃烧的烈火,带着笑意不慌不忙的走了进去。

火势瞬间增大,包围着我的身体,我感受到皮肤上清晰的灼烧感,握紧了手中那枚戒指。

我想求婚啊。

我看着他们,只是看着。

我爱他。

对,他爱他。

他叫焰。

-

为什么呢?

-

-

“我爱你啊。”

-

【end】

《鹿小晗的饲养手册》

世勋的在 @厌生.

鹿小晗: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只鹿!!

-

饲养鹿小晗的注意事项:

#鹿小晗同志一天一杯咖啡,如果你选择不给,鹿小晗同志可能会变成小茸鹿踢你,顺便请小心鹿角。

#鹿小晗同志热爱踢足球,当然请记住用橡皮泥给他做个迷你的,正常人踢的球可能会把鹿小晗压成鹿小扁。

#鹿小晗同志有很严重的洁癖,习惯把自己的小纸盒房间弄的干干净净。喜欢在洗手池游泳。


-

饲养鹿小晗同志的好处:

#时不时会遭受鹿小晗同志的暴风撒娇。

#养了一只超迷你有个性的小鹿可以撸,胎毛,软fufu。

#可以玩各种play。

#可随身携带。【虽然接受吴先生的白眼,但放在头上趴着或站在口袋里把头探出来的小同志真的超好撸!】



-

饲养鹿小晗同志的坏处:

#会被吴先生打

#会被吴先生打

#会被吴先生打

#.........

-

饲养愉快啊各位客户,一个会打滚撒娇卖萌的鹿小晗同志等您抱走啊!

【end】

【美宣】《公主殿下》

无脑甜饼超短小警告√

非同人√

-

-

“公主殿下,愿意嫁给我吗?”

孟美岐笑意浓浓的单膝下跪,凛然一副大姐大的样子。

这个环境并不是很好,也有轻微的臭味飘在空气里,吴宣仪还穿着乱七八糟的衣服,甚至没有搭配这一词可言。

“什么?”她像是没听清的问了一句,孟美岐撇了撇嘴,耸耸肩站了起来,顺带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没事,走,回家。”

说罢搂着吴宣仪的肩膀大摇大摆的走向巷子深处。

他们在这条街,一个十来个人,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混混,打架斗殴抢劫都干过,就是从不杀人。

废话,孟美岐坐牢了吴宣仪怎么办。

“诶。”吴宣仪趴在床上,吃着奶味儿的冰淇淋晃了晃脚,“你说,童话世界真的存在?”她看着手机上睡美人的图片,疑惑的问道。

孟美岐无奈的走过去揉了把她的头,咬着唇看向手机屏幕。

结果就是吴宣仪一个不小心退出了界面,屏保用的是不久前孟美岐为了她和别人吵架时偷拍的图片。

“额......”她把手机往怀里一丢,眯起眼讨好般的笑着,“你什么都没看到,对,什么都没看到......”

孟美岐怔了片刻,开怀大笑着把吴宣仪搂进怀里,狠狠的吻着她的唇,直至怀里的那人喘不来气,眼中都蒙上水雾了才放开。

“傻子。”她捏了捏吴宣仪鼓起的脸,“这么爱我啊?”

“不想和你说话。”吴宣仪赌气的鼓起腮帮子,哼哼唧唧的转过身抱住自己。

孟美岐失笑,从身后环住她,把手从她手臂下穿进去,握着吴宣仪的手,轻轻吻了吻她的耳畔。

她吐出一口气,吴宣仪不自在的抖了抖身子。

“宣仪。”

“公主殿下,愿意嫁给我吗?”

孟美岐把手翻过来,一枚用树条编制出的戒指

摆在她眼前。

吴宣仪的身子顷刻僵硬,又软软的落入孟美岐怀中。

-

她将戒指带上,握着孟美岐的手照耀在阳光下。

-

“我愿意。”

-

【end】

《WHO I AM》

@臧孤 加油hhhhg

文笔不好,请多指教√

林秦√

中篇√

同人向√

chapter.2
-

“我们是这起案子的办案人,请问可以问问你们医院的具体情况吗?”

林涛随着秦明一起去了案发地点,掏出刑警执照问道。

院长愣了片刻,赶忙点头哈腰的招呼两人进屋,秦明一句话不说的观察着,从侦查箱里拿出手套,“可以随便看看吗?”

他不冷不淡的问道,见院长生怯的点了头,才直穿过帘子到了走廊。

医院里的气氛很诡异,一种淡绿的灯光照亮了走廊,破旧的墙壁上杂七杂八揉杂了油漆,水彩画和打翻的汤汤水水。

精神病人们被关在一个个封闭的空间里,有人喃喃自语着,有的毛骨悚然的笑着。

林涛看着秦明,吐了口气,才开口问道,“您好,我是林涛。”他点了点头,“嗯......你们精神病院的防护措施做的怎么样?”

“很好啊!”院长回答的很快,像是害怕着什么一样,“从来没有出过事。”他尴尬着又加了一句。

林涛揉了揉眉心,“我是说,你们在义工来探望病人时,防护措施做的怎么样,毕竟他们是精神病人,出了什么事你们可是要担刑事责任的。”他把手交叉着搭在腿上,解释道。

院长突然有些慌乱的挪开了视线,林涛见状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

“做......做的很好。”院长的声音有些颤抖。

林涛深吸一口气,又用缓慢的如释重负的感觉吐出来,“那...你们医院有出过病人攻击义工的事情吗?”

“额......”院长张了张口刚要回答,外面就传来阵阵慌乱的脚步声和人撕心裂肺的喊声。

“我要见她!为什么就她没来!我要见她!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见她!”

林涛隐约听清楚了这些,剩下的渐渐变小的声音也就分辨不出了。

秦明还在外面。

林涛心脏骤停了一秒,拔开腿就向外跑去,却一头撞上了打开的门,秦明正奇怪的看着他。

“你在干嘛?”秦明耸耸肩问道。

林涛揉了揉撞疼的脑门儿,闭着眼倒吸了口凉气,“嘶......没事,咋了外面?”

“哦对,我进来是要说这件事。”秦明拉着林涛坐下,正了脸色,“那个,叫罗洋的患者,也就是刚刚闹事的那个人,他口中的她是谁?”

“还有就是。”他往院长那儿看了眼,扫视了一遍,他发现院长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紧张?

秦明大脑飞速运转着,“罗洋的过去,我想我们需要了解。”

林涛附议点了点头,倒是院长慢慢冷静下来,脸上神色充斥着疲惫。

“好吧,我慢慢说。”

-

“罗洋小时候,很小的时候,也就大概八岁吧,就被一个肥胖的女人带到了这里,那女人长什么样我不太记得了,反正很胖。”

“那个女人的声音很尖,她对我说:'这个孩子出问题了,我婆婆觉得他是神经病,让我送到这儿来。'然后就转身走了,罗洋被我牵着手,看着那女人的背影看了很久,一声不吭的揪着衣服,不哭不闹的撇了我一眼,对我说了第一句话。”

“走吧。”

“他这么冷冷的说着,后来,就被检测出严重的精神病。”

“这几十年来,发病了很多次,最近越来越严重。他小时候一直有严重的性幻想。”

“直到去年,他突然有次心平/气和的拉着我说,他没有这种情况了。”

“我当时特别震惊,毕竟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的东西,说没就没这事儿肯定不简单。然后我隔天仔细观察着他,有个义工,一个女孩儿去了他那儿。”

“听罗洋喊,喊她安安。”

-

“后来没过几天,那个被叫安安的女孩就死在我们院子里,但是我觉得不是罗洋干的。”院长喝了一大口水,疲惫的说道。

“今天就这样吧,我们要去帮各个病人解决私人问题了。”院长扶着座椅起身,朝他们摆了摆手。

秦明看了林涛一眼,对着点了点头。

林涛起身鞠了一躬,“那辛苦了,再见。”

-

“老秦你干嘛拿白玫瑰出来啊?”

“破案。”

-

【TBC】

《布偶熊娃娃》后续

超短小√

后续是糖√

@七尾玉藻  @Amay 来,后续
-

“诶?”那女生惊呼着在我的头顶上摸了摸,让我惊讶的是居然摸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我想那大概是林涛写的。

“这是什么?”另一个女生凑过去问道,我也好奇的打起精神。

那女生看了一遍,皱着眉念道:

“好好照顾这只熊娃娃,它的名字叫老秦......这年头还给娃娃取名?还取这么人性化的名字?”女生奇怪的问道。

另一个女生摆了摆手,示意别打岔,然后接着读起来。

“它喜欢出去散步,喜欢咖啡,喜欢做衣服,特别喜欢西装,有洁癖,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多带它出去散散心,给它穿上西服,让它干干净净的。”

女生眉头皱的更紧了,我能感受到我的眼泪已经快要夺眶而出,可是这副躯体让我无法落泪。

“我很对不起他,没有时间好好陪他,所以请你们好好照顾,陪伴他。”

“男字旁的他?”带圆框眼镜的女孩惊讶道,仔细确认了一遍,才感叹道,“哇,这年头送个娃娃都当人了?这么深情的吗?”

“我觉得这娃娃有问题啊。”

那女生看了看我,自言自语。

“什么东西?”

“没,要不送走这个娃娃吧?”

我冷眼看着,悲从中来。

我......想他了。

“抱歉。”

在我沉思的时候,突然脑内穿插出一个声音,很温柔,有礼貌,但急促。

我感觉我突然腾空了,被死死的抱在怀里,后退了几步,一个鞠躬。

然后我被那人带到了女孩家旁边的小巷里,黑暗中他盯着我的眼睛,眼中仿佛有泪光闪动。

他眯着眼笑。

-

“老秦,我来接你回家了。”

-

【end】

【R18】《角度问题》

莫名其妙产出的十五天系列(5/15),不定期更新

-
链接走评论√

非同人√

作者本人数学渣渣√

小破车无文笔√

糖√

师生年下

【请叫我勤快旬】

【林秦/同人】《震惊!我居然萌上了我家攻和他副手的cp!?》

莫名其妙产出的十五天系列(4/15),不定期更新

-
纯欢脱无文笔看着玩儿玩儿就好√

文笔崩坏严重√

老秦最后咋样了我不知道,问林涛去√

ooc严重√

-

要说起秦明,那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腐男,什么二次三次文界画界全混过,不过有个缺点,就是平时太闷骚了。

对,一个腐界稀有物种,腐男。

并且在经过李大宝的发现并威胁之后,秦明成功的进入了文界,开始产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文来。

妈妈这里有神仙!

不然怎么说他是法医呢?写个文都如此正经,这倒是吸引了一大波人,天天在产物下面评论好可爱超正经可爱想日之类的话。

对此秦明表示: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

“诶。”秦明拍了拍李大宝的肩膀,小着声道,李大宝莫名其妙的回过身来,挑眉看着他,“咋了?”

“我没灵感!”秦明故作无辜的眨眨眼,理直气壮道。

“所以呢?”

李大宝: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看见秦明笑了笑,退后两步拿起解剖刀抵在脖子上,“所以我要停更。”

他把刀往深处按了按,已经有红痕微微显出。

李大宝瞪大眼睛看着他,一种紧张和气愤的情绪糅合交杂直冲大脑,还是理了理情绪,打算先稳住他,不然等会儿林涛又要嚷嚷。

她可不会忘记就是因为上次出去办案她和秦明在一块儿的时候秦明自己不小心划了道口子林涛念叨了她两天你怎么没看好他。

“你......把刀放下先。”她晃了两下头,深吸一口气,和蔼的说着。

秦明继续退后两步,“我不,我要停。”

“不你不想你不要。”李大宝一拍桌子站起来,“先把刀给我放下!”

“什么刀!放下什么?!”

门被忽的打开,撞在墙上发出重重一响,李大宝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到,震了一震,嘴角抽搐的转头,“林队长,为什么每次我喊你你都听不见?”

“还有,麻烦把你的......头发整理一下。”

一坨鸡窝。

李大宝撇撇嘴暗自肺腑。

林涛烦躁的揉了揉乱成一团的头发,再次严肃的问:“哪有刀?”

“哝。”李大宝往秦明的方向指了指。

林涛愣了两秒。

“嘶!秦明你把刀给我放下!”

-

“怎么回事?”林涛看了看乖乖坐在椅子上的秦明,转身去问李大宝。

李大宝慌乱的四处看了几眼,“我...他......你自己问他。”

秦明抿着唇坐在办公椅上,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腿中间,坐的笔直。

林涛看了一眼,脸上表情依旧没有变化。

哎呦卧槽我家宝宝怎么这么萌怎么这么乖!

以上是林涛的内心世界。

然而李大宝早已经看穿了这件事。

你看看你挑的眉!看你那眼神!再看看你颤抖的嘴角!

呵,男人。

李大宝白了他一眼。

“我还是问你吧。”林涛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

李大宝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林涛,一句脏话差点没脱口而出,“我!”

“你可以,你不错啊林涛,你倒是把你师傅我忘的一干二净。”

“什么师傅?”

看见林涛的身子僵了一下,秦明往前倾了倾身子问道。

此时李大宝的内心是崩溃的。

她造了什么孽遇上这俩不死心的货啊。

“我不知道你们别问我自己解决去。”她甚至天真的觉得自己可以看到家暴现场。

不过在林涛和秦明面前,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宝宝这你就别管了吧......你还是先和我说说你为什么要拿刀这件事。”

“不了吧......我觉得师傅这件事更重要。”

“哦不,肯定是你那件事。”

林涛一脸正色。

秦明佯装黑着脸,低声问道,“你想不想进家门?”

“想!”不带一丝犹豫的回答,“我真没啥师傅,宝哥那是......这不......恋爱经验丰富嘛!是吧宝哥!”

他刻意把经验丰富咬的很重。

李大宝冷眼看着林涛一脸生无可恋和救救我我不想被逐出家门的表情,冷笑一声。

感情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师傅的。

恋爱经验丰富?wtf?

“嗯,是的呢。”她扯起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嘴角抽搐。

“所以说嘛,我说完了那刀是怎么回事!”

林涛着急忙慌的问道,生怕秦明再深入下去这个话题。

其实他只有百分之十的把握可以成功转移话题,毕竟秦明身为法医必须有极强的记忆力,但是这次不知道是太过于紧张还是精神恍惚了刹那,就顺其自然的被带跑了。

“不怎么回事啊。就那样拿着玩儿玩儿而已。”秦明佯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林涛瞪大了双眼,差点没一个白眼晕过去,“大哥你和我闹着玩儿呢?这东西能玩儿吗?你有没有点安全意识啊我求你了,你要是......”

“林队。”

秦明心脏一跳。

随后开始疯狂加速起来。

“小黑?不是结案了吗?还有什么事?”林涛回过头去,轻声问道。

然而这幅在正常不过的场面,到了秦明眼里却换了个样。

-

“林队。”小黑小心翼翼的把这门框,试探着林涛。林涛穿了件白色的衬衫,这更容易衬托出身材。

他的身子微微一怔,手握紧了座椅的把手,一会儿才回过身去,笑的有些牵强,声音也带了些许僵硬。

“小...小黑?”他磕磕巴巴的说道,“...咳......不是结案了吗?还有什么事?”

他咳嗽两声,故意板着脸说道,像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尴尬。

-

“我!”秦明深吸一口气,蹙着眉头,转过去深呼吸,脸上表情哭笑不得。

李大宝同情的拍了拍秦明的肩,“我知道你不好过,但是,怎么着你也该看一下。”

秦明刚想问是不是要找灵感和素材,想要拒绝。

结果是他很想打死李大宝。

为什么要让幻想破灭!

“他毕竟是你男朋友。”

李大宝正经的说着。

“什么东西?”林涛神不知鬼不觉的拍了拍李大宝,小黑已经出了办公室。

李大宝看了看林涛,再反观秦明。

她真的招谁惹谁了她。

“你把刀给我放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