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旬鹭】

一个假的虐文po主,刀糖随机掉落几率不定

日常掉落更新和不定时掉落日更

距离毕业还有七个月,毕业之后的一个月闭关修炼,回来的时候希望能带着新想法和好作品。

因为总共就那么些人设和剧情,我能创新就创新,如果撞了你们对于其他cp特别喜欢的人设请多多见谅呐。
.
当然我的文一点都不虐
.
筹备勾搭绑画
.

本命小天,欢迎随时勾搭


一丢丢都不高冷

老爷子走好,在天堂要好好的啊

嘉炜1994:

“You should do it for yourself. “

“…I’m not the only person in the world like me. “

“I was always just entertaining myself. “

《男朋友突然变软了是什么情况?!》

实际上是一个沙雕的糖


-


“宝宝起床了。”


秦明的世界里突兀的响起声音,颇为不耐烦的掏出手机看了眼,搂着被子继续睡。


林涛好笑的看着本来准备醒了的秦明倒头再睡,扯了扯那人的被子,“宝宝起床,不然等会儿迟到了。”


“唔嗯......不想起......”


林涛的心头猛的一颤,手僵在那儿没动。


这是秦明平时会说的话吗?!


“那......”林涛咽了口口水,“我帮你请假?”秦明的要求林涛向来都是有求必应的,但是此刻那位可爱的大法医陷入了纠结,眯着眼掰起手指,“去,不去,去,不去,去......”


“唔......”秦明愣了一愣,认真的盯着那根手指,沉默两秒又重新数起来,“不去,去,不去,去,不去。”


“我决定了!要去!”秦明一巴掌拍在床上,义正言辞的站起身,不出三秒倒了下去。林涛把人搂怀里,宠溺的吻了吻他的鼻尖,回应他的是千年遇不到一次的秦明激烈的吻。


晨#勃还没结束,秦明的这个吻更是火上浇油,林涛感觉那块儿胀的更厉害了,呼吸也急促起来,凑着脖颈吻去。


显眼的地方被留下吻痕,以往秦明是打死都不会同意的,除非已经被操到神志不清。


但是今天林涛发现秦明有些不对劲。


先是大早上蜂拥而来的撒娇,然后是各种激烈的吻和主动往上送的身子,都不对劲的很。林涛的手在秦明性#器上狠狠摩擦一番,听着他媚出水的轻喘,脑子里只有贯#穿他这一个想法。


“宝宝。”


“唔嗯......嗯?”秦明迷迷糊糊的把手环在林涛肩上,林涛用力咬了口他肩头,“叫老公?”


“嗯......”秦明盯着他大约三秒,林涛手心都出了汗,这可是冒着不能上床的风险问出的话。


秦明在他唇角边落下一个吻,嘴角慢慢漾开笑,声音也软绵绵的,喊了句老公。


林涛感觉自己的血液流动加速,大脑都混沌了。


随后是顺应天理的来了两发,变换了些玩法,秦明任他操控的全程被抱着。直到最后林涛也射#了出来才自己坐直。


“该去上班了。”秦明一脸严肃的道。下身还一片泥泞。不过现在他倒是清醒了不少。


林涛揉了揉秦明的头发,“不行,你这样去不了,待会儿腰疼。”


“我要去。”


“不,不行。”林涛奇怪的看了秦明一眼,“宝宝你昨晚上也没喝酒啊,今天怎么了?”


他并没有等到秦明的回复,那只小猫已经闷闷不乐的缩到床角,环着自己的膝盖一下一下的左右晃着。


“宝宝?”林涛小声迈步走过去,从背后将手穿插过去,一个吻落在耳垂不出意外的看着秦明红了耳朵,用气音笑着,“别去了,听话啊。”


“我怕下雨。”秦明指了指外面阳光明媚的天气,怎么看怎么像在找借口,“林涛。”他掰正林涛的脸,响亮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林涛无数次觉得这是在梦中,不然秦明肯定干了什么亏心事儿。


“行行行你去吧,但是乖乖呆在那儿不准动啊。”


“好。”秦明小仓鼠一样的点了点头。


-


“哟,扶着进来的啊,涛涛昨晚对你做啥了?”李大宝抱着资料板,用手腕推了推眼睛。秦明撇了她一眼,“不关你事。”


“明明是今天早上,什么昨天晚上。”林涛僵了两秒,一把捂住嘴,“宝宝我错了,我去审犯人。”


顺便帮秦明搬了个凳子到审讯室外面,那儿有块巨大的玻璃,里外的情况都一清二楚。


这个犯人是个精神病,傻傻的癫狂的笑着,突而爆发起来拍拍桌子挣扎两下,又转回去看着手上的伤疤,头发挡在眼睛前面。


“你自己说还是我问你。”林涛把档案重重拍在桌上,一身修身的白衬衫,声音完全没有了温柔。


秦明把手搭在腿上,林涛的声音他也听得见,几乎是怒吼出的审讯,怒目圆睁着。


“哇塞。”李大宝感叹着走过来,“涛涛好凶啊。诶老秦,我先去送报告啊。”


“好。”秦明轻微的点了点头,看着看着眼角突然湿润起来。那滴泪毫无阻拦的顺着脸滑下,他的睫毛颤了颤,抬高了眉,这是他特有的动作。


秦明背过身用手捂着脸,呼出的热气被手挡着全喷洒在脸上。


“怎么了?”门声轻轻响起,林涛的声音就在头顶传了过来。他猝不及防的被秦明抱住,那人还带着哭腔朦胧的话埋下一个炸弹。


“你审犯人的时候很帅。”秦明的声音像蚊子一样细微,含糊不清的道。“你对我特别好,很温柔。”


“所以我这辈子只跟你。”


现在这颗炸弹爆炸了。


“可是。”林涛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秦明砸下一个重重打击,“我要是以后死了你和谁过呢。”


“瞎想什么呢你?”林涛嘴角的笑有点颤抖,提起的费劲,“我这工作,要死也是我先死啊是吧。”


“法医寿命都不长,何况我这种作息和身体状况,你应该知道的,这是基本常识。”


泪痕还挂在脸上,眼眶还是红的,秦明小声的道。林涛见他开口还想说点什么,食指抵住他的唇。


“好了,你死我陪你死,你活我陪你活,不会有第二个你了。”


秦明还没缓过神,被林涛拉起来整了整衣服。


面前的他在阳光下笑的明媚。


“走吧,去吃苹果,在办公室。”


【end】


那个你死我陪你死你活我陪你活,苏炸天的林队!


《接吻时胡渣的作用》

某次语文课想到涛涛打死不愿意刮胡子的场面就有了这个沙雕意识流

-

扎人!

秦明只能找出这个词来形容林涛下巴上浓密的胡渣。

本来应该是特别浪漫的拥吻,本来秦明穿着睡衣好好的躺着床上,本来那只是个单纯的晚安吻罢了。

但是林涛的胡渣和倔强足以让秦明当场晕厥。

-

“宝宝!”林涛叼着棒棒糖一下蹦上床,瞪着眼盯住秦明。秦明感到一阵恶寒,干脆翻了身继续看书,假装听不见林涛在背后色#眯眯的呼喊。

这人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秦明皱着眉,手上书本的一角也被揉的褶皱,林涛的手不安分的从腰游走到脖颈。

“干嘛?”秦明拍掉他的手,斜眼看着他,猝不及防被堵住唇舌。

林涛的气味弥漫在空气里,比以往更加激烈的吻让秦明迅速变得无法呼吸起来,林涛掳走他的所有空气再渡回去,如此反复的挑逗。

秦明一直没松开眉头的原因很简单,他的下巴被一些东西隔着了。

熟知林涛一切的他当然知道这是胡渣。

“我说。”秦明大幅度喘着气,“能不能把你胡子剃剃,扎人。”

林涛脸上的表情由宠溺渐渐转为惊恐,跳下床之后扒着来回晃悠的门,叫魂似得冲秦明喊。

“我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可怜的胡子啊!我和你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如今白发胡送黑发胡啊!”

秦明在一旁冷眼观看。

林涛这阵儿怕是消停不了了。

生活不易,明明叹气。

我几十岁我好累。

【end】

勋鹿日的贺文写了四篇了yeah!!!!!


想出本,疯狂想出本


瞳耀的车本了解一下??!如果了解了我会努力的!


好忙啊根本没空码文


想写论坛体......等我下次双休【是不会有双休的不可能的】就写


十二月二十日勋鹿日贺文活动

时间:12月20号0:00——12:00

地点:LOFTER,贴吧

文体不限

已参加人员:恶魔【旬鹭】(纯老福特),白玖(老福特和贴吧),安娜(纯贴吧),老孤(纯老福特),Aries(纯贴吧),忌无肆(老福特和贴吧),凉奈(纯老福特),夏稚忧(老福特和贴吧),顾陌(贴吧)

艾特: @红豆年糕 (凉奈) @白玖℃嘉 (白玖)

@忌无肆(忌无肆)  @厌生. (夏稚忧) @臧孤 (老孤) @恶魔【旬鹭】

发文总数:一人六篇

发文时间:7:00a.m. 1:00p.m., 6:00p.m., 8:00p.m., 9:00p.m., 10:00p.m.

目的:庆祝是我们大宇红西皮的日子!!!

【虽然我没有脑洞,我就是个咸鱼,这么对我好吗?!】

PS:安娜特殊原因发四篇,A大仙和玖玖一起一共六篇√

《盯裆猫》

实际上就是个五分钟意识流√


-


-


展耀觉得最近白羽瞳很奇怪,眼神总是时不时就往下瞟,还喜欢发呆。


终于在会议上,白羽瞳第十一次往下瞟的时候,展耀一巴掌拍在白羽瞳头上。


“你干嘛打我!”白羽瞳捂着头,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瞪着他。


展耀生无可恋的插着腰,“白羽瞳你什么毛病?一天到晚老是往下看干什么?”


“诶您总算发现了!”蒋翎叼着棒棒糖附和道,在看见白羽瞳凶神恶煞的眼神之后默默的又缩了回去。


白羽瞳撇了撇嘴,偏过头去不回答。


“不是,你能不能认真点,开会呢。”展耀看了圈SCI的组员,贴近白羽瞳耳边轻声提醒。白羽瞳清了清嗓,拿起报告,“说说吧,你们都什么想法。”


“报告白sir,十五分钟前你就问过这句话了。”王朝做了个敬礼的手势,认认真真的回答。


白羽瞳一个粉笔头丢过去,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王朝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他就是不说话会死星人,你不随他去。”马韩一甩手,潇洒的坐在转椅上,翘着二郎腿。


展耀难得的换了件休闲服,白色衬衫外面套了个棕色风衣,穿了个不知道多少年前他生日白羽瞳恶意送的皮裤。


不过还别说,看上去挺好看的。


“我觉得我去查查资料这个案子基本上就没什么了,现在基本都查出来了。”蒋翎把自己转到电脑前,飞快的打起字来。白羽瞳盯了她几秒,索性放下报告,搭上展耀的肩,“那行吧,先散会。”


-


“你怎么回事。”展耀蹙着眉问道,转身的时候被白羽瞳压住手腕抵在墙上。


他给了展耀一个猝不及防的吻,舌头扫过口腔每一寸,吻得对方喘不过气后依依不舍的松开。


白羽瞳低着头,目光向下游走,握着展耀的力气松了些,最后干脆直接撑在墙上。展耀的手没了支撑,就随意的垂在身边,眉间爬上担心的情绪。


白羽瞳的呼吸低缓,听上去又有些沉重。


“你......没事吧?”展耀把手放在白羽瞳头上,顺了顺柔软的头发。


白羽瞳的眼睛死死盯着展耀的裆#部,坏笑一声,手覆上去,轻轻揉了一下,引得展耀措手不及流露出一丝媚态。


他的声音有些挑拨的意味,“盯裆猫听过吗。”


-

【end】


《借问酒家何处有,展博士遥指他的家》

@顾笙的泡沫叫尚安 给的灵感。


纯沙雕无文笔,展博士从此毫无形象可言。


-


“扶我起来!我还能再挣扎一下!”


白羽瞳脸色黑暗的看着展耀手上的酒瓶,拿过往身后一扔,砸个粉碎。马韩和蒋翎努力忍着笑意,在一旁看着平时仪表堂堂的展博士发酒疯。


“猫儿,你矜持点......”白羽瞳听见自己的声音还算温柔,把人往怀里一搂,展耀正对着跨坐在他腿上,腰的弧线明晃晃的摆在他面前。


白羽瞳觉得有些口干,把一旁的酒拿起一饮而尽,嘴唇上还反着水光,想了想干脆吻上展耀。


展耀似乎是感觉到了酒味儿,也不管那是哪里,对着就用力吮吸,把一丝丝的酒全部卷入自己口腔后,皱着小脸要去够酒瓶。


出于面子问题,白羽瞳一把抱起展耀,面无表情的道:“我先带着猫儿回去了,你们买单。”


“啊...?”蒋翎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不过三秒张牙舞爪大喊大叫的在白羽瞳身后念叨。“白sir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有没有天理啊!扣我工资还喊我买单!”


白羽瞳的白眼翻出天际,在暗处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吻了吻展耀的耳廓,“钱哪有我家猫儿重要。”


“唔......死老鼠!”展耀好像听见了自己名字,趴在他肩上迷迷糊糊的道。爪子不安分的在背上摸来摸去,头发蹭在颈间痒痒的。


“猫儿,难受吗?”白羽瞳贴着他的小腹,感觉到他呼吸开始不稳,轻声问道。展耀顿了顿,被这么一说强烈的不适感冲上喉咙,他咽了好一阵才把那种感觉压下去一点。


“我想吐。”展耀变得整个人都软趴趴的,声线也听上去像在撒娇,而后铿锵有力理直气壮的把头抬起来,“但是我不!”


白羽瞳的目光呆滞,内心无比复杂:??喵喵喵???但是你不?感情这东西还能你不?!


“你......不?”


“对!我不!就不!但是我想吐!”展耀说的理不直气也壮,勾着白羽瞳的脖子进了车,“走,帅哥,去你家玩儿!”


结果就是白羽瞳的头一把撞上了车框,并且展耀还毫不知情的把他往里塞。


白羽瞳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感觉他的头要和他的身子四分五裂。


展耀坐在副驾驶,有节奏的打着节拍,悠悠从嘴里哼出几句歌词。白羽瞳侧着头仔细听了下,开车的手微微颤抖。


这人怕不是傻了吧?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儿......”


突然在这之后展耀像是开启了什么开关似得,不安分的动起来,手掌拍着车顶,几乎是吊着嗓子


“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


“把酒倒满!”


展耀说的潇洒的跟个绿林好汉一样,随后指着白羽瞳大声唱道:“路见不平一声吼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诶嘿诶嘿全都有啊。嘿呀,朋友们一起来!”说着指向窗外,“那边的朋友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脚!”


白羽瞳已经以飞速开到家门口,把展耀拉进家门,展耀做出一副半推半就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白羽瞳对他图谋不轨。


展耀不知道从哪儿抄起一个脸盆,假装潇洒的一挥,“喝了咱的酒啊!”


“想你的夜。”他手握话筒状递到嘴边,然后伸去白羽瞳面前,那腿跨的,就差没劈叉了。白羽瞳眉头皱着,一副想说但是说不出话的样子。


“la la ,oh la la!”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哦,沙里瓦,沙里瓦。


白羽瞳黑着脸在心底默默的附和。


好像还挺带感?


这猫挺有节奏感的。


“是谁,在敲打我窗。”他声音突然低沉,跑过去扒着白羽瞳的胳膊,挠出几道痕迹,而又突然高昂,“是谁在唱歌!嘿!温暖了寂寞!”


窗外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月亮拨开重重云雾冲出来,展耀眯起眼看着月亮。


“我在仰望!”


“哎呦我去吓死我了。”白羽瞳瞪大了眼睛。


“月亮之上!”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展耀可怜兮兮的看着白羽瞳,眼中泪光闪烁。


啪,啪,啪。


这个是真影帝。


白羽瞳在一旁冷眼观看,毕竟他是在不知道能说什么。


“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但是没有我的贵。”


您好,现在为您播报的是,平日里端庄大气仪表堂堂的展博士,扯着窗帘大声飙歌!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画皮!”


“跟我一起摇摆!”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巴扎嘿!”


终于房间内算是安静了两秒,展耀忽的严肃起来,一屁股坐在床上,盘着腿清了清嗓。


“海燕。”


“高尔基在苍茫的大海上飞翔。”


“逗号。”


白羽瞳感觉自己的三叉神经开始痛了。


“不如跳舞!谈恋爱不如跳舞!”


展耀猛的一下蹦起来,往浴室走去。白羽瞳揉了揉眉心,“我说猫儿你能别一惊一乍的吗?”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哦哦哦哦。”


啪叽。


“唔......”展耀看着浴室满地的水,又揉了把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坐在浴缸里皱着小脸儿满不开心。


突然他一拍水面,水花溅起来,湿了白羽瞳一脸。


紧接着白羽瞳看到的是一幅香艳的场景。


展耀脸色微红,眉眼间尽是笑意,侧着头露出白净的脖颈,下面是若隐若现的乳#尖。把水往身上撩拨着,声音也媚的出水。


“藕臂拦,似欲还,抛下矜持有何难,鸳鸯欢,游乐戏水......”


展耀“蹭”一声站起来。


“燃烧我的卡路里!”


“我......猫儿过来。”白羽瞳抽了抽眉角,搂住展耀的腰,把那人拦腰扛到了床上。


“唔嗯......”展耀喉头滚动了一下,哼出奶猫儿声,色#情的眯起眼看着白羽瞳,双腿缓慢的打开,那根挺#立若隐若现,轻轻的环上了白羽瞳的腰,磨蹭两下。


白羽瞳这时已经欲火中烧,展耀不发疯的时候还是很诱人的。


“辣妹儿!辣妹儿!法克儿!”


白羽瞳一脸冷漠的看着展耀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样撒欢,好不容易燃起的火瞬间被冷水扑灭。


等展耀再次装出软软的样子舔他的唇时,白羽瞳已经基本不抱什么希望了。


猝不及防的被吐了一脸白羽瞳可没忘记自己还有洁癖。


人间不值得。


-


第二日清爽的清晨对展耀来说是美好的,对白羽瞳来说是残酷的。


毕竟这只炸毛了的猫酒还没醒。


不然大早上在静谧的家里怎么会传出一首《爱情买卖》。


事情经过其实是这样的。


-


展耀伴着一阵身体的酸痛起床,微微打开肿起的双眼,看见一丝太阳。


突然他就high了,站在床上一脚踩在白羽瞳身上。


“出卖我的爱!你背着我离开!”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上了山坡我想唱歌。”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诶!诶咦诶!”


然后展耀再次晕睡过去。


白羽瞳在被吓醒的路上越走越远,毫不犹豫的扯了件衣服披上就这么狼狈的出门了。


当天下午SCI举办了个严肃的会议。


白板上明晃晃的几个红色大字,加粗的。


-


麻烦以后不要让展博士喝酒了谢谢!!!!


-




彩蛋:


-


在会议举办完的当天晚上,某展大心理学家又一次喝醉了。


刚开始白羽瞳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展耀并没有什么过激行为,想着这猫儿总算消停了吗,迈开了踏进家门的第一步。


展耀缓慢的在他耳边吐出一口气。


“I am a good boy.”


-


【end】


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的置顶

我是一个假的虐文po,真实的沙雕po

是个妥妥的清水写手,但是热衷于看车,时不时发辆小破车

主写cp:勋鹿/林秦/瞳耀

会不会有其他乱入我不知道,《病变》是第一个完结的中篇√

人超好勾搭,雷点少,可以扩列

想写出我爱的他们美好的样子,不论是糖是刀是车是沙雕,都希望能让大家感叹原来可以这么美好,希望温馨的落泪悲伤的落泪也有一天能做到。

希望他们都好吧。

当时我是有媳妇儿的人,艾特一下我家宝儿 @蝎子的壳 和我俩女儿【认的】 @顾笙的泡沫叫尚安

麻烦夸这俩人夸爆!都是超好的写手就是拖更......我家宝儿会画画!!!

常年想勾搭绑画但是一片迷茫

其实我的文笔不好,渲染感情不够,描写也差,这些我还要练。

但是我的写作时间还有很久,所以我会加油的√

爱你们!感谢你们的稀饭!!!

《那个傻子》

一个小时激情码字

-

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

可我早把他安排进

全部余生里

-

“吴世勋你就是个疯子!”鹿晗红了眼,在待机室里大喊大叫,地上的玻璃碎片乱了一地,鹿晗的指尖被划了深口,血味浓重。

吴世勋狼狈的坐在桌旁,桌角抵着后背,嘴角留着淤青,明显刚被人打了的样子。

他虚弱的抬眼看着鹿晗,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做好的发型此刻完全混乱,“我想和你一直走下去,就只能这样。”

鹿晗气的发抖,一拳砸在墙上,愤愤的转头不去看吴世勋,“公开......算什么解决方法。”

在即将上台的时候,吴世勋把鹿晗拉去待机室,直接说出在这场演唱会上公开的事情。他们的事情公司也知道,绯闻传的沸沸扬扬,高层正努力的压制,除非俩人闹掰或者分手,不然这清白是回不来的。

可是公开未免也太冒险了。

鹿晗咬着下唇想,突然的手被牵起。

吴世勋摸了摸口袋,突然笑了,扯动了嘴角的伤,疼的呲牙咧嘴。他跌跌撞撞的扶着桌子站起,膝盖好像又受伤了一样一瘸一拐的,拉着鹿晗受伤的那只手,小心翼翼的,专注的拆开创可贴。

鹿晗知道吴世勋的手还在抖,气息也在抖。

吴世勋的胸腔好像被重物压着,每一次呼吸都是撕心裂肺的疼。

“等会你上台吧,我就不去了。”他轻轻的把创可贴贴好,开了门,吻了吻鹿晗闭上的眼睛,那人的睫毛在颤,“我去散散心,或者和公司商量一下。”

“你要是不想公开咱们就不公开了,大不了花钱给压下去或者以后,让公司安排我活动少点。”

鹿晗缓慢的睁开眼,眸子里星光碎了遍地,看着吴世勋,眼中倒映出他的模样。

他还在自言自语,看的让他心疼。

“反正以后还要走很久很久,我觉得是会一直在一起的,还有下一个十年二十年,啊我说这话是不是特矫情啊......鹿晗。”

他看见鹿晗那种眼神,心里堵的慌,“别那样看我。”

鹿晗慌乱的提起嘴角,揉了揉吴世勋的头,边帮他整理发型,“不矫情,怎么会矫情呢,公开这事儿咱再想想,我没说一定要交给公司来办。你这样儿也确实不好上台,去和公司请假回家休息休息啊,乖。”

他的耳返里响起了《history》的旋律,匆忙之中打算上台,几乎是跑着去的。吴世勋慢慢的走到楼梯口,看见两个女孩儿手挽着手从另一边的厕所出来,手里还拿着hunhan的灯牌。

女生的声音清澈,“这次世勋和鹿哥都没上台啊?”

“不是吧,好像后面几首会来,不过这俩,一起上台一起不上台,简直了。”

“天生一对儿啊,勋鹿果然是真爱。”

吴世勋掩去嘴角的苦笑,突然想回去台下看鹿晗跳舞唱歌。

他也真这么做了,当粉丝尖叫着在耳边高呼吴世勋这个名字的时候,台上的哥哥们不约而同的向这个方向望。

“内。”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一个话筒,吴世勋害羞的笑了笑,他特地用粉底遮住了疤痕,“我会在台下看着大家的,你们加油。”

他的眼神对上鹿晗,被闪光灯打的亮起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月光》了。

柔和的声线,轻撒的灯光,鹿晗的背影就这么清晰的呈现在他面前。台下的大合唱整齐而又洪亮。

吴世勋盯了许久,掏出手机编辑INS。

他拍了自己比出爱心手势的手,配上字,发出去的刹那又是一次惊涛骇浪。

-

“我想这辈子,也就和TA过了吧。”

-

接连几天都在猜测吴世勋所说的TA是谁,鹿晗这几天都在心慌,他没有怪吴世勋说出这句话,反而是有点感动的。

不过吴世勋的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公司找完自己之后,去广为人知的SM小黑屋里跪了两天,一出来就看见INS底下的评论战争。

他甚至能脑补出声音。

“是鹿哥吗?!就是鹿哥吧!!!!”

“啊啊啊啊啊啊我大勋鹿宇红cp!!!”

“这糖我吃了!!”

“妈呀你们什么时候会公开啊啊啊啊”

“你们赶紧给我滚去结婚,结婚费用我们出。”

“胡说!明明应该是个女的!”

“你们这群腐女恶不恶心,两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在一起。”

“抱走我们勋哥哥我们不约谢谢,宇红不存在,勋哥哥是直的。”

“别出来瞎ky好吗,饭cp有个度,圈地自萌懂不懂?”

吴世勋的眼睛有些酸疼,手刚往下滑了一页,鹿晗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看什么呢世勋?”

“啊,没什么啊,看我们的mv。”吴世勋着急忙慌的退出界面,把手机黑屏。鹿晗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把奶茶递到吴世勋面前。

“香芋。”鹿晗憋笑说了声,吴世勋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皎洁的笑着,“小鹿你别忘了我可是奶茶之王!”

“诶行行行,可把你给嘚瑟的。”鹿晗颇为嫌弃的抬了抬他下巴,吴世勋得寸进尺的凑过去吻他,从发旋,额头,眼睛,鼻尖,再到脖颈。鹿晗由着他去,时不时舒服的哼哼两声,像奶猫的呼噜一样。

“想你了......”吴世勋停留在脖颈,把头埋在他怀中狠狠的吸取一口香气,软糯的说道。鹿晗有些奇怪的偏了偏头,“我才不见你几分钟啊就想我了。”

“鹿晗,我想公开了......”

“我好想公开......”

吴世勋的答非所问让鹿晗突如其来的心慌,佯装平静的给了个回答,“等我们宣传期过了就公开好不好?”

“明天有节目。”吴世勋抬起头,抻了个懒腰,“小鹿早点睡啊。”

“啊......”鹿晗看了眼怀中空空荡荡,“好,知道了。”

第二天的采访上玩儿了个游戏,叫做心有灵犀。

这个节目很早以前他们就玩儿了,何况四个中国人也没少看快乐大本营。

最后一道题是我爱你。

这个也太简单了。

鹿晗嗤笑一声,撸起袖子伸出食指。

“几个字都不说的吗?”主持人在一旁震惊道,张艺兴比了个安静的手势。

鹿晗缓缓吐出口气,把食指伸到唇前,头跟着手指的动作,低下再抬起,手指往上,直至头顶。

重复两次之后吴世勋脑中的弦砰一声断开了,毫无意识的说出正确答案,听着大家的感叹声,满脑子只有鹿晗刚才的动作。

我爱你,他们的专属动作。

-

-

时光调皮的穿梭到了宣传期结束的次日凌晨,吴世勋正式宣布退出EXO。

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任何原因,也没给鹿晗些许的心理准备,就这么突兀的离开了。没有一个人知道为什么。

他从此消失在大众的视野里,好像渐渐的随着风被人遗忘了。

鹿晗难过的情绪就那么一阵儿,走出来了也就慢慢淡去,他不再思考任何和吴世勋有关的问题,也不记得和吴世勋有关的事情。

hunhan的灯牌,勋鹿两个字再也不会出现,鹿晗被迫和其他人组了cp,狼与美女的ending也没了另一个人。

直到有一天,他逛微博的时候,莫名其妙看见了个评论的ID账号,是hunhan。鹿晗愣了很久,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点进去主页,看见一个私密日志,需要破解密码。

鹿晗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就输入他和吴世勋第一天遇见的日子。

然后就解开了。

“我当时看见那些评论,鹿哥就在我身后,我真的好怕他看见,吓死我了,居然蒙混过关了。这种东西鹿哥不该看见,所以我不论多委屈不开心都不能被发现!嗯!吴世勋加油!”

“我很早以前就有这个打算,因为我已经发现我的膝盖不行了,SM又不同意调养,不退团只会拖累他们。”

“鹿哥最喜欢的其实是冰美式我知道的,喝奶茶全是为了迁就我。”

“我把卡地亚留给他了,他应该会好好留着吧......”

鹿晗翻遍了抽屉,总算是颤颤巍巍拿起那个并不重的手环,光线正好。

他吸了吸鼻子,拿着手机拍了个照,手边还摆在一杯巧克力奶茶。

他发了微博,不顾一切的态度战胜了舆论。

-

哥想你了。

卡地亚还带吗?

回来后咱们就公开吧,好吗?

小傻子?

哥挺喜欢奶茶的,特别是巧克力和香芋味儿的。

我爱你。

-

-

我真的有过思念成疾。

真的爱看他背影。

真的为他有盔甲坚硬

真的吻过他侧颈。

【end】

再一次真相是真中毒

真的写的差

但是有很多扎心梗√

真相是真真相是假都很适合勋鹿啊

【R18】《意味深长的处罚》

链接走评论


算季老师生日贺文pa??


季老师我错了。


我是清水写手【大声逼逼】


我写车技术超差!


@姑娘年芳妙龄 来,我真的是我写这个车我很方